go 回复: 0 | 浏览: 1232 |倒序浏览 | 字体: tT
手机看此贴
  • 微信扫一扫 手机看此贴
  • 好内容 随时分享到朋友圈

家长必看:把多种疫苗联合在一起,预防效果会不会“越联越弱”? ...

Rank: 50Rank: 50Rank: 50Rank: 50Rank: 50

帖子
1846 
经验值
40612  
注册时间
2017-11-22 
    • 妈妈网轻聊
      给生活加点料

    • 妈妈网孕育
      就是好用

      holdImg
    • 广州妈妈网
      广州妈妈网,更懂广州妈妈

      广州妈妈网二维码


作为一名在医院工作的临床药师,每天都和各类患者打交道。


其中较多的是各类感染患者,而感染患者中比较特殊的要数宝孩了。


孩子生病,具有起病急、家长慌、沟通配合难、难以鉴别等特点。



每个孩子都是家长的心头宝贝,谁都想孩子能免受疾病的困扰。


但孩子免疫系统发育未完全,对很多病原体的抵抗力远不及成年人。


跟很多宝宝家长们打过交道以后,有两点心得,今天就分享给大家。


01

敲黑板:预防重于治疗


孩子年纪小,自身免疫能力尚薄弱,易感染的病原体也较为多样,包括引起百日咳、破伤风、白喉、脊髓灰质炎的各种细菌或病毒


还有能引发肺炎,脑膜炎,败血症等疾病的b型流感嗜血杆菌(Hib)等,均较为常见。


为了消除这些疾病对儿童带来的巨大伤害和社会负担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和各国卫生机构都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。


伴随着疫苗预防接种的推广,很多疾病得到了有效的预防控制。



在这些疾病中,百日咳病可随飞沫传播,婴幼儿是易感人群。实行计划免疫后,发病率逐年下降,90年代后发病率小于1/10万,死亡率约为0.001/10万[1]。


白喉是呼吸道疾病,主要在冬春季节发病。上世纪70年代实行计划免疫后,发病率逐渐下降,到90年代降至0.01/10万以下,2007年以后则无确诊病例报道[2]。


破伤风在新生儿中偶有发生,据报道全球每年有约80-100万人死于破伤风,而新生儿约占其中的一半左右。


脊髓灰质炎,俗称小儿麻痹症,在广泛进行免疫前曾在全球广泛发病,全球使用疫苗后逐年减少


国内于上世纪60年代研制出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,全国推广使用后,脊髓灰质炎的发病率逐渐降低。


2000年后被世界卫生组织认证为实现无脊灰状态,但周边国家输入病例的压力仍然存在[3]。



Hib感染呈全球性分布,Hib感染可导致儿童肺炎脑膜炎,并已成为国内儿童肺炎、脑膜炎发病和死亡的重要原因[4-5]。


目前国内主要使用“单方”或“复方”疫苗预防上述病原体感染,在疫苗广泛应用后,这些疾病发病率都呈下降趋势。


而在全球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,疫苗使用率低的地区,上述疾病发病率仍然较高。


由此可以看出:使用疫苗预防上述疾病,是安全、有效的策略。


02

联合疫苗:做到强强联合


以往在我国,通常使用百白破疫苗、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和Hib疫苗分别完成免疫接种。


其中百白破疫苗,就是百日咳,白喉,破伤风的联合疫苗。


尽管有了百白破疫苗,要想接种完上面的疫苗,宝宝全程也需要接种12剂次[6]。


宝宝辛苦,家长也辛苦。



我们知道,疫苗的每一次接种,都会有小概率的不良反应,尽管发生率不高,但是接种次数越多,发生不良反应的概率也可能相应提升。


因此,有没有办法让更多的疫苗联合使用,一方面要共同保证预防效果,一方面又不能发生相互作用,这需要医学科技的加持。


就像发射火箭,捆绑五个发动机,既需要保证推力,还需要性能稳定,这和单发,三发,在技术上可不是一个量级。


当前在中国,疫苗中的大推力火箭,是五联苗:


即吸附无细胞百白破灭活脊髓灰质炎和b型流感嗜血杆菌(结合)联合疫苗(DTaP-IPV/Hib)。算是“多合一”的重型火箭,持续发射多年,性能优越,质量稳定。


PS:不要问我哪里有五联,大接种点应该都有。这苗属于早期接种的疫苗,记得在孩子一月龄开始打疫苗(乙肝第二针)的时候,要赶紧和接种点沟通,把苗约上。


有的家长看到这里会有疑问,把这么多疫苗联合在一起,预防效果会不会“越联越弱”呢?



03

联合疫苗没有“越联越弱”,

反而“越联越强”!


拿五联苗举例,一起来解密五联疫苗稳定可靠的背后原因:


●  使用“组分纯化”工艺,使得疫苗中有效成分纯度更高、杂质更少;


●  疫苗中的各组分纯度高,因此互相反应的概率更低;


●  采用全程注射灭活脊灰疫苗,帮助避免发生疫苗相关麻痹病例的风险;


●  一苗预防多种疾病,宝宝完成全程免疫仅需4剂次,提高了依从性。


那这些又是如何实现的呢?我们要从百日咳疫苗的工艺讲起。


—前方高能—

以下内容专业型较强,有识之士,权当拓展知识面,可以学习后,向别的家长“显摆”。


百日咳疫苗的使用历史悠久,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有工业化生产的全细胞百日咳疫苗(wP)[7],此后百日咳在全球范围内的发病率逐渐下降。


但它导致的困倦和脑病等问题,使得越来越多的家长因担心其安全性而选择放弃接种[8-9]。



尤其在上世纪70/80年代的日本、瑞典和英国等地的发病率出现“复燃”。[10]


针对此情况,上世纪80年代,日本首先制备了无细胞百日咳疫苗(aP) [7]。


无细胞百日咳疫苗在全细胞百日咳疫苗的基础上做出了一些改进,将细菌中能引发免疫反应的物质提取出来,把与免疫反应无关的杂质去除掉,从而减低了这些杂质引发不良反应的风险。


这也是百日咳疫苗的第一次工艺改进,这种工艺称之为共纯化工艺。


目前国内所有百日咳疫苗生产企业采用的工艺是“共纯化”提取工艺,即一次性提取百日咳杆菌中的免疫相关物质百日咳毒素(PT)、丝状血凝素(FHA)再一同进行纯化,然而它俩毕竟不是同一种物质。


就像各位宝妈宝爸在做菜前需要洗菜,如果每次只洗一种菜,就可以有针对性地对菜里容易藏污纳垢的部位进行清洗。


但如果把很多种菜放在一起洗,难免只能用水简单地淘一淘,有时就会觉得没洗干净。


因此,在“共纯化”技术下,实验人员在对不同批次百日咳疫苗的成分进行分析后发现,这些疫苗的PT和FHA含量差异较大。



不同的菜,还是要分开洗,再放在一起炒,才能好吃又干净。


因此,在共纯化技术之外,又有了“组分纯化”技术。


五联疫苗中的百日咳疫苗,采用的工艺是分别提取PT和FHA,再以合适的配比配置而成。


单独提取这两种物质的过程中,就可以采用更有针对性的提取工艺,相当于把每种菜分别洗干净,炒的时候再放到一起。


组分提取工艺制成的百日咳疫苗中,两种有效物质的抗原纯度可达95%以上,且杂质更少、毒素含量也更低。


完成3剂基础免疫1个月后,婴儿血液抗体平均滴度也显著较高[13-17]。


可以说,组分提取工艺称得上百日咳疫苗工艺的第二次重大革新。



而在脊髓灰质炎疫苗领域,虽然口服减毒活疫苗大大降低了儿童感染脊髓灰质炎的人数,但有可能产生疫苗相关型麻痹性脊髓灰质炎。


因此,在2009年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发的《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使用指导意见》[18]中提到:


对口服接种脊髓灰质炎存在禁忌证的患者,特别是正在服用免疫抑制剂的患者和免疫缺陷患者,建议使用注射的灭活脊髓灰质炎疫苗代替接种。


五联疫苗中采用脊髓灰质炎疫苗是注射型灭活脊髓灰质炎疫苗,“一步到位”提供全程的免疫保护,减少了以往一些疫苗相关型麻痹性脊灰等问题。


04

几种疫苗联合使用的免疫效果,

真的有保证吗?


联合疫苗与单苗是旗鼓相当的,还拿五联苗举例。


该苗1997年就已在国外上市,国内外研究数据颇多。这些研究数据表明:


婴儿完成五联疫苗基础免疫和加强免疫后,体内产生抗体的数量和预防效果均不低于单项疫苗。


目前部分国家已将五联疫苗纳入了国家基础接种计划[19-23]。


总的来说,联合疫苗品质精良,“强强联合”令人安心可靠。


同时将接种次数缩减,减少了接种相关不良反应,在接种效率和儿童依从性方面均有较大改观。


—最后强调—


建议各位家长,提早规划宝宝的疫苗规划。


在宝宝1月龄时(乙肝第二针后)就可以开始提早规划和预约。


在2月龄时开始接种五联疫苗[24],给孩子做好健康保障!


本文授权转载自知乎作者米调炫枫的专栏


参考文献

参考文献:

[1] Xing-Lu Z,Zhi-Wei Y,Jun Z.An Analysis>[2] 卫生部公布2007年1月全国法定报告传染病疫情[J].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公报, 2007(3):67-68.

[3] 郑景山, 刘大卫. 吸附无细胞百白破、灭活脊髓灰质炎和b型流感嗜血杆菌(结合)联合疫苗(DTaP-IPV/Hib五联疫苗)应用技术指南[J]. 华南预防医学, 2011, 32(2):311-315.

[4] ZHU Q R,YANG Y H,DIAO L D,et al.Meeting highlight: Symposium>[5]胡惠丽, 胡翼云, 何乐健, et al. 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死亡病例中b型流感嗜血杆菌的检测[J]. Chinese journal of Epidemiology, 2005, 26(8):604-607.

[6] 卫生部.预防接种工作规范.卫控疾发[2005]373号.

[7] Cassone A. (2019) Pertussis Vaccines and Vaccination Strategies. An Ever-Challenging Health Problem. In: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Medicine and Biology. Springer, New York, NY.

[8] Edwards KM, Decker MD (2013) Pertussis vaccines. In: Plotkin SA, Orenstein W, Offit PA (eds) Vaccines, 6th edn. Elsevier Saunders, Philadelphia, pp 447-492.

[9] Plotkin SA (2014) The pertussis problem. Clin Infect Dis 58:830-833.

[10] Cheng-Yan M,Wen-Hong Z.Current status and perspective of worldwide disease burden of pertussis[J]. Chinese Journal of Vaccines and Immunization, 2006.12(4):318-321.

[11] Warfel JM, Zimmerman LI, Merkel TJ (2014) Acellular pertussis vaccines protect against disease but fail to prevent infection and transmission in a nonhuman primate model.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11:787–792.

[12] Gill C , Rohani P , Thea D M .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ucosal immunity, nasopharyngeal carriage, asymptomatic transmission and the resurgence of Bordetella pertussis[J]. F1000 Research, 2017, 6:1568.

[13] 潘殊男, 盛玉博, 肖詹蓉. 中国百日咳疫苗的现状及研发趋势初探[J]. 微生物学免疫学进展, 2012, 40(5):72-77.

[14] 胡业勤, 段凯, 李新国, et al. 组分无细胞百日咳疫苗纯化新工艺的建立[J]. 中国新药杂志, 2018, 27(21):38-44.

[15] 骆鹏. 建立我国百日咳组分纯化疫苗质量标准的探讨[J]. 中国生物制品学杂志, v.26(09):156-159.

[16] 陈怀玉. 国产与进口无细胞百白破疫苗接种反应的比较[J]. 热带医学杂志, 2008(8).

[17] 李艳萍, 李凤祥, 侯启明, et al. 中国婴幼儿接种吸附无细胞百白破灭活脊髓灰质炎和b 型流感嗜血杆菌(结合)联合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研究[J].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, 2011, 32(8):808-815.

[18] 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使用指导意见[J]. 中国疫苗和免疫, 2009,15(6):541.

[19] Lagos R , Kotloff K , Hoffenbach A , et al. Clinical acceptabili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a pentavalent parenteral combination vaccine containing diphtheria, tetanus, acellular pertussis, inactivated poliomyelitis and Haemophilus influenzae type b conjugate antigens in two-, four- and six-month-old Chilean infants.[J].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 Journal, 1998, 17(4):294-304.

[20] Data>[21] LI R C,LI F X,LI Y P,et al.Immunogenicity and Safety of a DTaP-IPV//PRP-T Combined Vaccine (Pentaxim) at 2,3,4 months or 3,4,5months versus separate vaccines (DTaP,PRP-T and IPV) in healthy Chinese infants.13th Asian Pacific Congress of Pediatrics,2009,Ab.E2142.

[22] LI R C,LI F X,LI Y P,et al.Antibody persistence at 18-20 months of age following primary vaccination of healthy infants with a Combined DTaP-IPV/ /PRP-T Vaccine (Pentaxim) compared to separate vaccines (DTaP,PRP-T,and IPV) and immunogenicity and safety of booster vaccination in the Peoples’Republic of China 5th Asian Congress of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s,Taipei,Taiwan.2010.

[23]J H Kang, H J Lee, K H Kim, et,al. The Immunogenicity and Safety of a Combined DTaP-IPV//Hib Vaccine Compared with Individual DTaP-IPV and Hib (PRP~T) Vaccines: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in South Korean Infants. J Korean Med Sci 2016; 31: 1383-1391.

[24] 百白破灭活脊髓灰质炎和b型流感嗜血杆菌(结合)联合疫苗药品说明书


家长必看:把多种疫苗联合在一起,预防效果会不会“越联越弱”? ...
快速回复

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

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互联网清理整顿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粤B2-20070037粤网安备案号:4406043011754公安机关备案号:44010602000095粤ICP备09174648号 Copyright 2004-2019 盛成科技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    版权保护投诉指引

回顶部